高管更迭频繁、负债超百亿 汇源果汁陷入危险边缘

K图 01886_21

  三天内两位高管告退,人事巨震掀开了汇源果汁的冰山一角。这家曾经的饮料巨头正在艰难度日,饮料板块业务被后来者赶超,开创人朱新礼“醉心”的现代农业使得公司资金链趋紧,负债超出114亿元,还引发了关联公司违规贷款被停牌,曾经叱咤风云的“果汁之王”正游走在危险边缘。

  三天内两位高管告退

  汇源果汁的人事地震仍在继续。

  1月13日晚间,汇源果汁书记,崔现国因自公司退休而辞任执行董事之职,自2019年1月11日生效。此外,公司于2019年1月10日收到许清流的告退信,请辞非执行董事一职,并于同日生效。

  许清流的告退与汇源此前的违规贷款有关。2018年4月,在没有走正常流程的情况下,汇源果汁违规向北京汇源饮料贷款了42.8亿元,这笔交易被发表后,汇源果汁在港股停牌。许清流表示,就公司有关贷款的生长而言,本人存眷到汇源果汁及其解决层在向其提供有关相关贷款或汇源果汁一般事务的材料时欠缺被动,认为因此影响到其履行董事职责。汇源果汁随后则在书记中否认了这一意见,表示自解决层发现相关贷款以来,公司实际上已采用各种被动方式调查有关相关贷款的情况,并不停告知董事会有关进展。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汇源果汁对许清流非执行董事的委任从2018年1月29日起生效,许清流的另一重身份是亲亲食品的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香颂成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许清流的告退是剖明态度规避本人的法律责任,此前因为违规贷款,汇源果汁被停牌,至今仍未复牌

  频繁换帅影响士气

  三天之内两位高管辞任只是汇源密集人事更迭的缩影。据中国网财经记者统计,2013年至今,汇源果汁的主帅位置人选不停在革新,自开创人朱新礼辞任后前后有5个人出任汇源的行政总裁,每人任职时间都不长,很少有超出两年的。

  自2013年汇源开创人朱新礼辞去总裁一职以来,汇源就进入频繁“换帅期”,接替朱新礼的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在当年出任行政总裁以后,开始“去家族化”的测验考试,不过一年后苏盈福便辞任。2014年8月底苏盈福离任后,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原常务副总裁于洪莉先后出任汇源果汁高级副总裁、执行总裁。2017年,崔现国成为汇源果汁新任执行总裁,2019年1月,崔现国再度离职。

  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到,在崔现国辞任前,汇源上下关于关于崔现国告退的风闻早已“满天飞”。2018年6月,汇源果汁对外发布书记称,

诚信在线

宁波春汇塑胶科技有限公司携手诚信在线合作,期待2019年,创新、务实、奋进。

,委任吴晓鹏为行政总裁,负责集团整体解决及日常运营工作。汇源果汁在书记中对这位“空降兵”的描述是,“吴晓鹏在內部控制、财务金融、企业解决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

  频繁的换帅带来的后遗症是汇源公司上下人心浮动,也直接影响到销售团队和渠道的不变性。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高层不不变,公司政策继续性非常差,少量经销商成为炮灰,这也影响了汇源产品在市场的默示。

  在香颂成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汇源集团目前在经营上的确遇到了一些问题和困难,在其他举措难以找到突破口时,寻求人事故革就成为打破原有所长格局、翻开新的机遇窗口的考虑。

  负债规模逐年扩大

  陪随着汇源“掌舵人”的频繁更迭,公司的盈利身手也浮现不小问题。由于公司股票不停停牌,汇源果汁2017年年报的发布不停延期。依照汇源果汁2018年4月发布的未经审计业绩陈诉,其2017年营收约为53.82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仅为1.35亿元。比拟此前吃亏来说,汇源果汁的业绩有所好转。

  汇源果汁暗地的财务信息表现,2014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净利润分袂为-1.26亿元、-2.29亿元、0.13亿元。2015年汇吃亏2.28亿元,刨去通过出售物业、厂房及设备和出售隶属公司等方式获得5.18亿元的收益,汇源当年的实际吃亏到达7.46亿元。

  在业绩向好的同时汇源果汁的负债规模逐年递增,汇源财报表现,2014年至2017年,汇源果汁负债规模分袂为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和114.02亿元。

  中国食品财富阐发师朱丹蓬指出,汇源负债超百亿一个很重要原因是汇源此刻处于全财富链的规划期,“朱新礼将重心放在农业板块,这是一种重资产的运营模式,对资金占用率对照高。”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