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搏最新官网:丽江反杀案撤诉是什么情况?丽江反杀案案情始末撤诉原因是什么(2)

法制日报:丽江反杀案为何不是防卫过当?

云南丽江唐雪案在媒体披露以后,引起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

近日,丽江市永胜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唐雪作出不起诉决定,笔者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对于唐雪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并无争议。

争议焦点在于:唐雪的行为是否构成防卫过当。

对此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唐雪防卫行为已经超过正当防卫必要限度,构成防卫过当,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其理由如下:

一是虽然李德湘持刀砍砸唐雪家大门,但唐雪开门时李德湘的刀已被他人夺下并扔到较远的地方;

二是现场拉架劝阻人员较多,李德湘并不能随心所欲地对唐雪实施严重伤害行为;

三是李德湘始终未进入唐雪家院内,未危及其住宅安全;

四是唐雪面对李德湘时亦非孤身一人。

唐雪事发时并非“迫不得已”“别无选择”,仍有选择其他处理方式的余地,如报警等。

第二种意见认为,李德湘三番五次对唐雪进行挑衅,甚至在凌晨1时许到唐雪家门口用刀砍大门,后其刀被他人夺走。

面对李德湘的挑衅,唐雪持刀反抗,将李德湘刺死,其防卫行为并没有超过正当防卫必要限度,构成正当防卫。

那么,在刑法理论上究竟应当如何评价唐雪的行为呢?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防卫过当是指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情形。

由此可见,正当防卫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是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主要区分。

那么,在司法实践中应当如何判断正当防卫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呢?

笔者认为,对于防卫过当应当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判断:

一是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二是是否造成重大损害。也就是说,防卫过当是行为过当与结果过当的统一。

因此,行为人的防卫措施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但防卫结果客观上并未造成重大损害,或者防卫结果虽客观上造成重大损害但防卫措施并未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均不能认定为防卫过当。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中陈某正当防卫案(检例第45号)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刑法规定的限度条件是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具体而言,行为人的防卫措施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但防卫结果客观上并未造成重大损害,或者防卫结果虽客观上造成重大损害但防卫措施并未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均不能认定为防卫过当。”因此,对于唐雪案也应当从行为是否过当与结果是否过当这两个方面进行考察:

第一,行为是否过当?

在唐雪案中,在客观上存在不法侵害,因而唐雪的行为属于为保护本人的人身权利而实施的防卫行为。

在司法实践中判断行为是否过当,应当考虑以下因素:

一是防卫行为的必要性。

防卫行为具有对于不法侵害的反击性和防御性,在这个意义上,防卫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被动性,以此区别于不法侵害的主动性。

但防卫行为是否过当主要应当考察其是否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要,只要是防卫所必要的行为就不能认为过当;

二是防卫行为的合理性。

防卫行为之所以被刑法所肯定,是因为它的强度是在合理范围内的,并没有超过合理的限度。

这里的合理性主要根据在防卫特定情景下的具体案情进行考察,虽然防卫行为的合理性与不法侵害的对等性之间具有一定的关联,但不能认为只有对等才是合理的,防卫行为的合理性应当考虑防卫人在实施正当防卫时候的主客观等各种因素;

三是防卫行为的应激性。

不法侵害作为一种主动的侵害行为,在通常情况下,侵害人都是在侵害动机支配下实施的。

而防卫人面对不法侵害,是一种应激状态下的反应。

在当时的应激状态下,防卫人对于防卫行为的控制力有所减弱,因而难以准确地把握防卫强度。

对此,在司法实践中认定防卫行为是否过当的时候,应当充分考虑防卫人的特殊环境。

在唐雪正当防卫案中,不法侵害人李德湘属于酒后滋事,除了拦截过路车辆,挑衅、辱骂他人以外,还三番两次到唐雪家中闹事。

甚至在2月9日凌晨1时,还不听他人劝阻,持刀继续到唐雪家门口叫嚣。

虽然李德湘是在酗酒的状态下实施上述行为,但该行为在客观上已经对他人的人身安全造成重大危险,并不影响对该行为实施正当防卫。

李德湘的侵害行为从2月8日23时左右开始,一直延续到2月9日凌晨1时左右,前后持续时间长达两个小时。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